京城尘少

新人一枚

《雷声郎郎》


第五章 不必再见
“陶,陶阳?!”杨九郎一脸吃惊的看着门口的人。
“舅妈好!”陶阳笑着打了声招呼,并未看到墙角的郭麒麟。
“出去!”
郭麒麟突然大喊,“杨九郎你让他出去!”
“大林!”杨九郎和陶阳同时喊出了声。
“这么多年你即不来找我,便不必再见!”郭麒麟说着便起身跑进了内室。
陶阳愣了几秒,随后大喊一句:“不见便不见!”然后也跑出了房间。杨九郎一个人尴尬的站在原地,也不知该去找谁,想了想还是跑出了房间去追陶阳。
杨九郎刚出门,内室的门就打开了,郭麒麟愣愣的扶着门框,不让自己倒下“真的走了吗,陶阳,你真的不爱我了吗?”
再说杨九郎这边,他直追到院外(假设德云社宿舍在四合院内),陶阳才停下脚步。“陶阳!你真是说走就走啊!”
却见陶阳回头冲杨九郎一笑:“怎么可能啊,他上辈子是我的人,这辈子还得是我的人。”
“可你都出来了啊。”
“九郎哥,你知道哪堵墙里面是内室吗?”



第六章 真把自己当张君瑞啦?
陶阳独自走到了杨九郎指的哪堵墙前,独自感叹“林林,真的生气啦,我又不是故意不来找你的 ……你不是重生后再没有唱过大西厢了吗?今天,我变陪你再唱一次,莺莺,我来了。”

郭麒麟在屋内就听到了一声闷闷的物体落地声,正好奇是什么,就听外面一阵唱腔“张生我隐藏在棋盘之下,九郎步步行来,我步步爬……”
屋内郭麒麟再撑不下去,飞奔着出了屋,看到陶阳坐在地上,仰着脸冲自己笑,眼泪就不听话的流了出来。
“陶阳!”
“见了自家相公跌在了地上,怎么还不来扶啊?”陶阳满脸宠溺地看着郭麒麟愣了几秒就向自己冲了过来,扑在了自己身上哭着骂道:“陶阳你个混蛋!这么多年你死哪去了!新闻上那么多有关我的信息,你都装没看见是吧!你是不是不爱我了,你个混蛋啊!”
紧紧抱着怀里的人儿,陶阳含着泪轻轻说:“我怕你失忆了,怕你不认得我了……林林,不哭了,我这不是来了吗,我这不是来了吗……”二人紧紧的抱在一起,他们都知道,这一抱,不止将一对佳人抱在了一起,也将二人的余生也抱在了一起。
“陶阳?”
“怎么了林林?”
“腿那么短还翻墙,真把自己当张君瑞啦?”
“林林,你明天可能下不了床了。”
……


评论(2)

热度(4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