京城尘少

新人一枚

九辫//于无声处

爱吃便当的当当当?:

(1)





“我的心之所往曾是你。”

那时候张云雷扶着那方小红桌,他望着杨九郎的眼睛,不知为什么唱出了这一句。

“风吹红了我的眼睛,我的心之所往曾是你。”

-

“说到披靡这个词你们第一个想到的是什么?所向披靡,对,这是我们惯用的一个成语。”

杨九郎一手撑着桌子,嘴角带着浅浅的笑容,不知为何看着张云雷的眼神好像带着思绪冲出了九霄云外。

面前这个人额前有层薄汗,讲到兴奋的时候眼睛亮晶晶的,手的动作和眼神的所到之处。

以及,披靡。

张云雷捋了捋大褂的袖子“披靡这个词是自带所向这个意思的,它的意思是什么呢?就是当力量来了,什么都阻挡不了,招架不住的。”

余光看到杨九郎走神了,就勾起了一抹坏笑“就像杨九郎作文里写,我的父亲是所向披靡的,我觉得不对,我可不是这么一个有力量的人。”

“我可去你的吧。”默契地回神,虽然骂了街,眼角的笑意还是止不住。

“披靡这个词有的时候也可以形容军队溃败。”骨节分明的手从桌上拿起一把扇子,不知在胡乱笔画些什么“史记里有这么一句话,于是项王大呼驰下, 汉军皆披靡,遂斩汉一将。”

“所以披靡也指军队溃败。”

“对,就像我看到杨九郎的那天,心里千军万马一时披靡。”

要不是那人眉梢带笑,杨九郎差点就相信了。

却还是红了脸,心脏好像踩着什么鼓点,有节奏地跳个不停,耳边只剩下他的那句“千军万马一时披靡。”

-

杨九郎第一次见到张云雷是在自己和冯照祥的一场相声里。

他由于紧张,稍微卡壳了一下,正慌忙收尾的时候看到了台下端着壶茶,笑的明媚的他。

“退票!”这个明媚的少年下一秒就叫嚷了起来。

杨九郎这才意识到,哪有什么明媚少年,就是一小孩儿。

那人年纪轻轻,穿着一身休闲服,脚上却穿着完全不搭调的黑色布鞋。

-

“九郎,你要换搭档么?”郭德纲拍了拍杨九郎的肩,眉眼间是祥和。

“?不想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因为搭档是一辈子的事情。”

“好吧。”

-

“我说错了。”张云雷的表情有些呆滞,看着地面,双手揪着衣角“披靡并不是自带所向的意思。”

“没事。别紧张。”杨九郎摸了摸他的头,表示安慰。

“有事,绝对有事。”张云雷噘着嘴“没有了所向,披靡就只是力量,它没有办法自由来去了。”

“那又有什么关系。”

“有啊......”张云雷看着杨九郎的眼睛突然愣住了。

-

当然有啊,没有了所向,我喜欢你这件事情,就再也没有人知道了。








评论

热度(17)

  1. 京城尘少一个忧伤的饭团子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