京城尘少

新人一枚

《雷声郎郎》


第八章 师父,张云雷是谁啊?
临上场前。
“师父,我刚看了三遍本儿啊。”张田雨拉着杨九郎的袖子不让他往上场门走。
“你再把我袖子扯喽,你放心,别的活儿我不敢说,就这段儿,为师我有100%的把握成功。”说完就头也不回的走到了上场门。
“得了,摊上什么师父,干什么事吧。”说罢便去追杨九郎。
“下面请您欣赏相声《歪唱太平歌词》,表演者张田雨,杨九郎!”主持人报完幕后并没有如常的掌声响起,观众似乎也像少爷那样不敢相信杨九郎竟然给别人量活了。
听到台下的寂静,张田雨更是紧张的地轻轻攥住了杨九郎的袖口。
“跟着我,没事。”杨九郎这样对她说。
好吧,那我信你,跟着你,什么都不用管了。
二人上台鞠躬。这次有了稀碎的一点掌声。
“上了台来先做一个自我介绍,我叫张田雨,我旁边的这位呢,是我的师父,杨九郎。”
“诶,是我。”
“说实话呢,我是三天前才拜的我师父。”
“三天前刚摆的知。”
“所以说我也还没学什么呢就被这个小眼八叉……不对,笑眯眯的老师给弄台上来了。”
“你说清楚喽啊。”嘴上这么说,心里还是挺想听他再叫自己一声“小眼八叉”的。
“就学了一段太平歌词,今天给大家唱一唱。”从桌子上拿起御子张田雨便唱了起来,“正月里阴风渭水寒,出了水的河蚌儿晒在了沙滩……”
唱着太平歌词的张田雨已不再紧张,杨九郎在一旁不由得看呆了,这不就是他的角儿吗?
角儿,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,难道我还不如一段太平歌词吗?人家郭麒麟陶阳都再会了,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再会啊,角儿,我,真的好想你啊。
一曲终了。台下又是一片寂静,随后所有观众都起身喝彩,张田雨不可置信地看着杨九郎,却见他的眼睛好像有点湿,也不说话,便赶紧圆场:“师父,我唱的怎么样啊?”
“你看观众的反应还不知道吗?”
“那您看我唱得这么好,”
“怎么着?”
“那八万的学费就别收了呗~”
“去你的吧!”
二人鞠躬下了台,刚下台,张田雨便摊在了上场门后。杨九郎想都没想就横抱起张田雨像自己屋里走去。
将张田雨放在了床上,杨九郎才问:“怎么了,在台上没事,下了台晕啦。”
张田雨嘟起小嘴,道:“师父您知道我多紧张吗,我都不知道我是怎么支撑着唱完整首的。”
看着张田雨卖萌的样子,杨九郎真的怀疑自己上辈子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张云雷的事。
“行了啊,今儿唱的是真不错。好点了吗,还晕吗?”
“没事我好多了,我先回屋了啊,还得回去催楼主更文呢,师父您早点休息吧。”
“行了,你也早点休息吧,别老催了,要相信楼主,去吧。”
“哎,那我回去了。”说完变向门口走去,刚要开门,张田雨却回头说了一句话:
“师父,张云雷是谁啊?”

评论

热度(34)